西林霜叶绯

本子收到啦(๑✧∀✧๑)!好棒好棒好棒!(再多的赞美都表达不出我对你们崇高的敬意)表白各位太太!我爱你们!(。・ω・。)ノ♡ @霜降  @mone  @流風  @林悦—八百温赤不敢提  @闲云杯中酒  @忆昔闻雀鸣  @葱的一百种吃法  @黄镜 (打扰啦!但我真的控几不住我记几啊啊啊啊๑°3°๑)

我好像太过放肆了,怎么就笃定她一定会理解呢?

俏如来的奇妙之旅。

雁俏童话了解一下?

段寒酥。:

大概是雁俏的雁俏。
              
这只小白狐怎么会倒在自己家门前啊?上官鸿信用爪子戳了戳它因为昏迷而显形的九条尾巴,见手感不错就拖进窝了。


这一条要剥干净送给小妹……她缺个抱枕。


这七条给老师……


这一条放窝里,马上要降温……嗯。


锅里正烧着水呢,一转头小狐狸醒了。张着尖尖的小嘴两只前爪伸直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小眼神飘向上官鸿信的方向。“这是哪儿啊……”


唉?没死啊。于是上官鸿信温柔的扑腾着翅膀落在它旁边,微笑着打了个招呼。“你醒了吗?我是上官鸿信,这儿是我家。”说着反手一个锅铲碎颅杀。


小狐狸,扑街。


——————————————————


小狐狸原是森林一方之主史艳文的长子,因全身皮毛雪白只额间一星红毛而被称作俏如来。


前段时间史艳文要把正气山庄的火锅料传给他,俏如来当时听了撒丫子就跑,一家狐狸愣是没拦住他。次子小空还在魔世进修,于是不得已将火锅料传给了还不懂事的雪山银燕。(不知道雪山银燕之后的味觉是不是被这时候的史艳文一个甩锅的决定带偏的呢。)既然锅已经有人接了,史艳文寻思着,把儿子找回来吧,学校快报名了。就拜托弟弟藏镜人去找。


俏如来当时正在河边喝水,刚下过雨,树叶仿佛被染了天水碧,枝上雀鸟喳喳脆鸣,野果的颜色鲜艳欲滴,伸爪正准备去摘……正见到凶神恶煞满脸写着“不回去就打死你”的二叔冲了过来,于是俏如来跑的更快了。


箱子里已经是第十三片自称是九尾狐的劣质狐皮了,帝鬼的内心十分复杂。


鬼祭贪魔殿是这座山上唯一的住处,阴森的古堡张门相邀,枯朽的死树张牙舞爪,中二的屋主张着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听说你是九尾狐?我那个学生最喜欢九尾狐,你当然能在此留宿,明天他回来你们正好交个朋友?”


虽说古堡一应陈设是走的阴暗风,但是堡主帝鬼大方热情,还细心的准备了狐狸的饮食。


俏如来心中感激主动帮着洗碗,帝鬼真是越看越喜欢,送他去了寝室又指了卫生间的位置才提着灯回自己房间。


十四层的天鹅绒床垫柔软舒适,已经几天没好好睡过一次觉,俏如来几乎是跳起来扑上床的——


随即硌的一口老血。被子一掀,这什么玩意??


黑乎乎的硬物,看起来像是印章之类。只是比较大。而且底下还有机关,根本无法移动。自己睡着之后九条尾巴就会显形,小床顿时就显得拥挤,于是被硌醒了好几次。


次日扶着腰慢慢的挪出来,一抬头正对上帝鬼温柔的脸。“昨天睡得可好啊。”


“很好,承蒙款待,只是床下有一个印章硌的难以安眠……”


“十四层天鹅绒的垫子,你居然还能感受到鬼玺,看来果然是九尾狐。我的学生今晚就回来了,可以再留你吃一顿饭吗?家里只有我与他,也没个同龄人陪他玩。”


……请问,那么大一块东西,我该怎样假装感受不到。“却之不恭了。”


帝鬼从下午就开始忙晚饭的事了,俏如来也不会做什么,就帮着打下手,洗菜切菜什么的。


等到入夜才终于听到了门铃声。帝鬼开心的跑着出去迎他那个叫戮世摩罗的学生。


因为俏如来在屋里,所以只能隐约听见一点说话声。奇怪,这个声音我怎么好像在哪听过。


还没想清楚是谁,帝鬼就领戮世摩罗进屋了。


“小空?”


“大哥?”


帝鬼:“诶?”


——————————————————


并没有想到自己还有醒来的机会,俏如来坐起来看了看这个陌生……好吧也不是很陌生的地方。刚才就是在这里,自己被不明大雁啪叽一锅铲放倒。


那只臭鸟呢?


屋里并没看到它的身影,俏如来转头看向门口,随即目光又飘向楼梯,寻思着是先跑路还是先找武器与之算账。


正纠结,不想那只大雁竟是慢慢地扇着翅膀从天窗进来了。见到俏如来也没什么羞愧之类的表情。“你又醒啦?”


这个又字真是令人愤恼。“……”


“不过饭还没做好,我建议你先去洗漱台照照镜子……我给你做了个新造型。”


不详的预感。俏如来跑向他翅膀所指的位置,一照镜子——几乎就要哭了。


自己背上的毛被剪掉了好几块,情绪激动时一转身不想竟显露了九条尾巴。这一看更奔溃了,其中一条尾巴整个都被薅秃了。


——我跟你不共戴天。


————————————————


虽说跟小空是兄弟,但也不好厚着脸皮在他的导师家中继续蹭住。又留宿了一夜便告辞了。


又赶了几天路,惨兮兮的俏如来被尚同会动物收容所收留了,所长玄之玄会做好——吃——的——不知道是什么做成的小蛋糕,散发着一股仿佛来自异度魔界的气息,俏如来在他殷勤而带着鼓励的目光中视死如归的吃了一口。


昏迷前,俏如来用沾血的爪子在地上写了一句“玄之玄害我。”


“今日新闻,尚同会所长玄之玄因投毒谋害被收留的动物而遭查办,受害狐目前已脱离生命危险,具体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上官鸿信关掉了电视。


清醒之后在尚同会蹭了一顿正常的饭,俏如来再次踏上了旅程。之前的新闻上了九界电视台,家里估计已经知道了。不过食物中毒对九尾狐来说很麻烦,比如说,已经出院两天的俏如来忽感一阵天旋地转,再次陷入了昏迷。当然,如果早知道会倒在上官鸿信家门口,俏如来宁愿回家继承火锅料。


———————————————————


拒绝继承正气山庄火锅料的原因倒不是俏如来担不起责任,只是身为一只味觉正常的狐狸,并不希望日后与那种堪比玄之玄手作小蛋糕的味道朝夕相处。


没多久他的父亲史艳文找了过来,原是上官鸿信给正气山庄去的信。得知自己走后,年幼的雪山银燕继承了这份沉重的火锅料,俏如来心中也不免愧疚。


银燕还是个孩子,却因自己的任性,被迫在懵懂无知的年纪承受这一切……


史艳文:“没啊,他挺喜欢这个火锅料的。”


“???”


既然有人开心的甩了锅,有人开心的接了锅,岂不皆大欢喜。俏如来便跟着父亲回去准备报名事宜了。


三日后,史艳文带着他去琉璃树教育机构报名。听说老师默苍离曾是羽国有名的的教授,之后辞职来了中原……不过他脖子上的围巾有点眼熟。这个白色的毛,像是九尾狐的。


默苍离并不是客套的人,趁着助理兼校医杏花君跟他们讲述这边的情况之时,他便去教室跟其他学生介绍这个插班生了。俏如来目光难以从他的围脖上移开,便跟着也去了。


“这是你们的学弟俏如来,今天刚到这边,上官鸿信,你带他熟悉一下校园环境。”


“好的……是你?!”


“是你?!”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俏如来当即炸毛,于是——


屁股后面的九条尾巴如菊花般盛开。


上官鸿信:哈哈哈哈!!


这片森林,今天也是一样的其乐融融。


对不起我没看过多少童话连夜恶补随便挑了几个改的。年龄上有一点bug。好吧是很大的一点。没什么感情线,让他们年轻人自己去发展吧,我就负责创造一点机会。 @西林霜叶绯 给小可爱的童话雁俏点梗。对不起,我觉得自己写的是雁俏结仇。


这几天头疼的厉害,可能暂时不会有更新了。5月5号之前我看看能不能把镜刃篇第十章码出来。GG。年纪大了。

啊,是当家!

转载自:白胖

桃枝杳杳。

柳暗花明见君来

段寒酥。:

桃枝杳杳。古风原创。瞎写不嫌事大。
HE,相信我,我超甜。


玉皎是随母亲搬迁到湘渝镇上的。听说是她爹早逝,孤儿寡母被族里欺负,才离开故乡到湘渝镇开了这家包子铺。那时候玉皎还是个婴儿,她娘也才二十三,却也一直没有改嫁。


岁如刀分水,转眼就削去十几年的光阴,玉皎已经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虽说模样不算太出挑,一双似醉非醉的桃花眼却像极了她的母亲。


“三个肉包子,六文钱。”搬起蒸屉,白生生的手指拈了包子放进纸袋里伸手递给客人,声音清甜如米酒,笑起来眼睛像条小鱼儿。


那小厮用纸袋挡着,悄悄往她手里塞了副耳环,不料还是被坐在后面的母亲看到了,便低咳一声继续看账本。玉皎眼睛陡然一睁,连忙摆手,小声拒绝。“你给叶岚说,别再偷偷给我东西了,我娘上次问起勉强才搪塞过去。”


小厮点点头收回耳环,捧着包子袋跑出十几步去回叶岚的话。


叶岚是镇上大户人家的次子,三代经商颇有家资,小时候就喜欢吃这家学堂门口的包子,那时候小玉皎七八岁就能卖包子看店了,所以两人天天都能见着面。不过,店铺虽是开在学堂门口,玉皎却没上过学。好在她的母亲懂些诗书,就上午卖包子,下午客人少时教她识字。


当年玉皎性子软好欺负,叶岚看她脸白嫩嫩的,就像卖的包子,总趁她不注意时伸手去捏。被捏了也不跟家里人说,直到有一回给玉皎的娘瞧见,就在店前面也置了桌子,每天站她旁边揉面,叶岚便不再敢上手了。


一晃又是这么多年,玉皎的娘也开始留心谁家儿子长得俊,谁家儿子勤恳老实了。


下午其实已经没什么客人,坐到天快黑店里就能关门。玉皎她娘听见声就唤她去厨房。


到的时候,她娘在揉面,桌角摇着一豆火光。那双曾经用来弹琵琶的手,已被岁月侵蚀的粗糙。“碎女子,你同我讲,跟叶家的小子是什么关系。”


玉皎低头揪着深绿色的棉麻长裙,眼神飘忽。“能有什么关系……”


她娘头也没抬,伸手又抓了一点面粉撒在陶盆里,继续用掌去揉。“你是什么身份,他是什么身份?”


玉皎声音已经有点抖了。“娘……我不介意给他作小。他也讲过,即使娶了贺家小姐,也会好好对我的。只要接手了家里的生意,他父亲就允他纳妾……”


“他父亲允了,你母亲允了吗。”揉好了面团,把油灯碟端到锅台边上就开始摔面。一下一下砸在案板上,格外用力,眉间都隐隐有了几分厉色。身旁的灯火拉扯着两人的影子拼命闪躲,几乎要灭掉。“别人不晓得我为什么来到这,你也不晓得吗。”


“我……我晓得。”


玉皎的娘昔是京畿艺伎,自小就被卖进花柳巷里,只有个花名叫玉凝。所幸一手五弦琵琶弹得妙,加上模样不差,桃花眼含情脉脉,也曾名动一时。


后来跟礼部尚书的儿子贺观有过一段情,赎身之后在外面生了女儿才接回家里做妾。


本也想着两情相悦,有什么不能克服,这份情意却仍旧在正室的百般逼难中磨灭。最后一次是有人在玉皎的汤里下了水仙的汁液,玉凝终于不再忍耐,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贺府。那年正室贺方氏也生了女儿。


已经成了这样,自然是不愿再与贺观有任何瓜葛,连他的名字都不曾告诉过玉皎,一直随自己姓,却没想到这次是他找上了门来。


“那人还讲了什么。”


“我只负责送东西,别的也不清楚。”


“多谢你了,这包子拿着路上吃。”玉凝说着递过装了四个包子的纸袋。


送走了信客,玉凝细细的摸了一遍那把五弦琵琶。弯月覆手,流云绘纹,紫檀琴背镶螺钿,曲颈玉头花。多么熟悉,又陌生的东西。


调音闭目,一首《绿腰》挑滚剔摇,推拉吟揉而出。一音未误,余韵袅袅。


——————


“阿皎?你怎么来了。你娘……”


“我娘出去会友了,应该一时回不来。我找你是想说上回的事。”


“那你娘同不同意啊。”


“我娘说,她绝不让我给人做小。”


“……那,那我们私奔?离开这里,天南海北谁也拆不散我们。”


“叶岚。你不是个孩子了。聘则为妻,奔则为妾的道理,还需我说吗。当然,你可以不要家业,我也可以无视声名……可你家里怎么办?我娘日后如何抬得起头来?谁给他们养老送终?”


“我……”


事实上,叶岚的确迟疑了。家族原先依靠的势力已然伏法,而贺家小姐的父亲要想升官就急需叶家的钱,叶家亦同样缺少朝中的保障。拂了礼部尚书与正议大夫的面子,叶家的处境就会更加艰难。


“今后还是不见的好,我也不会再卖包子给你了。”


——————————


故事到了这里,本该划下句号。可天又往往任性,捉弄世人。是啊,天意天意,或许天是故意。


突然改婚约并没有给叶岚带来多大影响,不过是从迎娶贺二小姐变成迎娶贺大小姐,两家的目的依旧达成。


贺家的大小姐名叫贺箐。虽然究竟是贺箐还是贺菁,他根本就记不住。之后也偷偷去包子铺看过几回,始终不曾开门。消沉了一段时间,还是收拾收拾准备成家。


昏礼那日恰落了细绵春雨,沾衣不湿。叶府丝竹优雅,宾皆欢颜,只有两个当事人心思各异。叶岚尽力压制不开心的表情。


轮到自己表演了,轻勾唇角,浅舒双眉。虽然并不是很急躁,却还是按部就班的念催妆诗,等岳母为新妇披嫁衣……?为什么是玉皎她娘???


那……这个人难道是?!


这下叶岚是真的开始急了。迎新妇入华堂,行沃盥,共熏香。眼前的人团扇遮面,发挽凌云,米黄色的上襦背后倒绣一只孔雀,几支雀翎隐在披帛后,自左肩飘垂至胸前。轻灵的步子没怎么惊动她绿蓝色的藏褶间色裙,暗纹缠枝莲裙襕随行动在阳光下微微浮现。


两侧屏风后的鼓点仿佛都敲在心上,呼吸也紊乱起来。


——接下来,就是却扇礼了。


眼前人缓缓移下绣并蒂莲的团扇,叶岚也不禁紧锁眉头,随她的动作长长吸气。首先看到的是她额间红色花钿,形状是一种叶岚说不出名字的花。再下移,一双桃花眼似醉非醉,微微弯起,像条小鱼儿。


呼吸一滞,眉头终于展开。


——————


湘渝镇地处南方,三月的春雨一落,就晕开千瓣桃红。


注。
昏礼:古时成婚于黄昏,故称昏礼。
弯月覆手:弯月指形状,覆手是面板底端的长条形孔洞 ,琵琶弦就是系在覆手里面。
挑滚剔摇,推拉吟揉:前面四个是右手指法,后面四个是左手指法。唐朝前期琵琶是横抱,后期改为竖立,解放左手指法更丰富。
催妆,却扇,沃盥guàn:都是唐制昏礼的流程。沃盥其实就是洗手。
碎女子:陕西方言,小女子的意思,长辈对晚辈的称呼。
披帛:其实不是两边都挽在手臂上,是一侧挽于臂,一侧搭于肩。
天意天意,或者天是故意:引用自金光布袋戏角色默苍离的口白。
摔面:做灌汤包就需要摔面。
绿蓝色藏褶间色裙:……以我的智商很难描述是怎样一种褶子。唐朝婚服红男绿女。

感觉大雁笑得好得瑟

白胖:

大雁回回头,老丈人在眼神杀你

袖風不染:

SPA:精忠的選擇,爹親不多說什麼,只求你們留意週遭(撇頭)

最光陰:現在的年輕人吶…

帝如來:阿彌陀佛。

杏花君:蒼離啊,冷靜嘿,都你徒弟。

默蒼離:我快要不能呼吸了。

==========

雁王:師弟,當著你父親的面,說明我們的關係。

俏如來:我…我…

史豔文:精忠?

俏如來:我們沒有關係!

雁王:…整間店的人都看到我們在幹嘛了,還想否認?

帝如來&最光陰&赤羽&溫皇&元邪皇&雨音霜&一頁書&風之痕&白衣劍少&關山聆月:沒事沒事,你們繼續(圍觀看戲中)

俏如來的公開羞恥處刑(>▽・)b

【运动会】

接稳了解一下?

会飞的烧饼:

南北双秀


苦境大学一年一度的运动会进行得如火如荼,各学院纷纷派出各自的选手出场参赛,力求取得更多的金牌数量。


现在是八百米接力赛的比赛时间,在经历了俩位教导主任央千澈和式洞机半小时的战略讨论(并没有)之后,道真学院决定先由葛先川打头阵先发制人,罪负做中锋保持速度,稳定型选手的倦收天在排第三,跑得最快的原无乡压尾,大家对此均无异议。


比赛即将开始,教导主任式洞机再次强调了一定要接稳,接稳!看着四人严肃地点头,式洞机才放心地回到观众席上。


比赛一开始,道真明显处于下风,葛仙川同学水平发挥失常,交接力棒的时候更是差点摔了接力棒,式动机气得不顾形象地站起来大喊:“都给我接稳点!接稳!接稳!不然回去让你们好看!”吓得罪负英雄一个激灵,一溜烟地跑了个最前面,诚惶诚恐地用最快的速度把接力棒交给倦收天。本来不抱希望的式洞机才如释重负地坐下,视线不经意地瞄了一眼倦收天,发现倦收天在接下接力棒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不由又噌一声地站起来,对着赛场又是一阵狮子吼:“倦收天你还愣着干嘛,给我跑啊!不跑你等着吃饼吗!”被吼了的倦收天同学才反应过来般奋力地跑起来。倦收天同学身为学院的战力担当(俗称打架能手),运动力也是杠杠滴,被式洞机这么一吼,已是身先士卒,遥遥领先其他队。最后一棒很重要,式主任顾不上坐下,丝毫没有形象地大喊“接稳!一定要接稳!听到没有!”


距离数十米的倦收天一副脸色艰难地向原无乡奔去,在接近的时候,倦收天脸红着小声地问了句:“原无乡,我们一定……要这样做……?”不太明白好友的意思,大长腿选手原无乡不明所以地说了句:“对啊,大家都这样,阿倦,不要紧张嘛。”于是众目睽睽之下,倦收天在交接力棒的一瞬间,拉过原无乡迅速地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人群中突然一片安静。


最先反应过来的式洞机忍不住破口大骂“你们俩个兔崽子够了!我说的不是这个接吻!是用手接稳!用手接!懂吗!”倦收天一脸茫然地看向观众席,心里一阵紧张。怎么?用嘴巴接吻了还不行?还要怎样?看着一脸迷茫的好友原无乡瞬间反应过来,笑着拉起倦收天的手轻轻地在他的手背亲了一下。“好了阿倦,这就是用手接吻,接下来交给我就好。”就在原无乡跑的一瞬间,人群中爆发出一片哗声以及尖叫声,中间还夹杂着口哨声和打气声。最后,原无乡用自己的被称为雪豹般的速度后来居上,以领先第二名队伍1秒的成绩拿下冠军。


第二天,俩人成为了苦境校报的头条。


然后被禁止出现在同一比赛队伍中,因为实在太闪。

哈哈,花吐?✪ω✪

转载自:白胖